汤加 时间起点

2015.01.08

位于南太平洋中部的汤加王国,正好处于国际换日线的东边,因此被人称为“时间开始的地方”。这意味着,周六人们还在萨摩亚的沙滩上寻找乐子的时候,汤加的人们已经开始了礼拜日的祈祷。这里离新西兰不过三小时飞行距离,与斐济之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航程,却鲜为全球旅行者所听闻。然而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岛国,却有极其引以为豪的历史——它从未被外族入侵殖民或完全交出主权;反之,骁勇的汤加人曾一度称霸斐济、萨摩亚群岛、法属新喀里多尼亚和瓦利斯群岛等邻国,以至于现在这些邻近的岛国人身上都或多或少有着汤加人的血统。
\
汤加的四大群岛,自北向南散落在浩瀚南太平洋中部的波利尼西亚地区。南边是Ha’apai群岛和汤加首都所在地Tongatapu群岛;最北端是极少被造访的Niua群岛;而位于汤加中部的是瓦瓦乌(Vava’u)群岛——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地。
\
航海者的梦想港湾
航海史上无人不知的库克船长,在1774年曾登陆汤加哈派(Ha’apai)群岛,因为深感汤加人的友善好客而将这小岛国叫做“Friendly Islands”(友好群岛)。的确,在两百多年前,南太平洋群岛部落中还有食人的野蛮习俗。航海者每次登陆一座新的岛屿,都可能冒着生命危险。库克到达汤加时,恰好遇到岛上的部落庆典,被请为座上宾,自然心生感动。
只是在库克船长准备带领船队继续北上,去Vava’u群岛探索时,却被岛民劝阻,告知那里没有可以靠岸的海港。库克于是取消了北上的决定。否则现在,Vava’u群岛著名的海港“庇护之港”(Port of Refuge)——1781年由第一个登陆Vava’u的西班牙探险家所命名,就很可能叫另一个名字了。
\
岛民对库克的误导究竟原因何在,我们无从确认——也许汤加人更乐意把这些美丽的小岛留给自己吧。汤加每年入境的游客大约只有十万,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邻近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每次告诉当地人我从中国来,他们都立刻大声感慨:“好远啊!”我心中想的却是,对生活在北半球大陆的人来说,汤加才是那个远在世界尽头的地方呢。
一个海岸线极尽蜿蜒曲折的主岛和50多个星罗棋布的小岛,共同组成了Vava’u群岛奇特的地形地貌。风景秀丽的“庇护之港”处于Vava’u的心脏地带,也是人来人往最热闹的地方。我就是在临海湾而建的一家餐厅里,遇到了来自美国的航海夫妇档Julie和Mike。
五十岁上下的Julie和Mike大概一年前从加利福尼亚出发,跨越浩瀚的太平洋,途经大溪地、萨摩亚群岛等地,来到汤加的Vava’u。“Mike一直都有航海环游世界的梦想。”健谈的Julie告诉我,“我们的孩子都已成年离家。于是我们想,就是现在了。否则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呢?”
十一月至来年四月是南太平洋地区的海上飓风期。这段时间,航海者都会停泊在某个安全的海港,避过危险气候再继续航行。Vava’u群岛的“庇护之港”作为南太平洋群岛中的一个重要安全海湾,每年都会迎来超过500艘来自世界各地的帆船、游艇。
\
Julie和Mike计划用三年左右的时间来驾驶帆船环游世界,喜欢哪里,就停下来生活几个月。“Vava’u的这些小岛太美了。我们打算驾着我们的帆船全都转一遍。”当问及航行所经岛屿中最喜爱的,他们回答:“这要看不同的角度了。大溪地那样旅游业发达的海岛当然是很受度假者欢迎。但我们会更爱Vava’u的原生态和无人打扰的清净。”
当我独自坐在一座无人小岛的白色沙滩上,在明媚的艳阳下吃着简易午餐时,我才真正明白了他们所指之意。Vava’u大大小小的岛屿中,许多都是无人荒岛。它们往往一面是悬崖峭壁,转过弯去则现出细腻迷人的白色沙滩。这些短至几米,长及上百米的白色沙滩,足以与许多举世闻名的沙滩媲美。彼此相望的小岛之间,清澈的海水,由浅及深变换着色彩,看上去仿佛是加入不同颜色的水玻璃,透着炫目诱人的光彩。
不花费任何高昂费用却能独自拥有一整块美丽的沙滩,躺着晒太阳时也不用担心各种小贩的兜售打扰。更重要的是,环顾四周,除了远近岛屿浮在海面上的轮廓,和深深浅浅蓝色的海水,竟然一个人都没有!这世界仿佛就成了你自己独有——在许多热门海岛目的地,这些根本是无法想象的奢侈。
\
即使不像航海者一般拥有自己的帆船,富于探索欲的海岛迷也无须止步不前。当地一些承租的帆船可以提供一日或几日的跳岛活动。而另一种更加灵活的方式,则是选择不同的几个建有酒店或民宿的小岛,以这些小岛为据点,发散式地探索周围的其他小岛。由于Vava’u群岛的小岛之间相距并不远,使用海上皮划艇就可以抵达邻近的岛屿。选择一个日头晴好、风平浪静的日子,带上一些干粮和饮料,然后就出发吧。
\
全世界最胖的国家?
要说世界各地热带海岛人的共通点,似乎就是他们都奉行的“慢”生活节奏。在这样碧水清沙、椰树飘香的岛屿上,不能享受当下美好时刻,未免也太暴殄天物。而在汤加,看着满街的当地人,他们的悠然缓慢似乎又跟庞大的体型有些关系。有趣的是,每当这个偏远的岛国偶尔得到国际媒体的曝光,汤加国王的体重常常会被提起——“体重达200多公斤的国王”“世界上最胖的国王”。在汤加的传统文化中,体重是一个人财富和地位的象征。少数几个听说过汤加名字的国内朋友都会问一句:“汤加?就是那个全球最胖的国家?”
我和一些在汤加旅行的美国游客聊起这个话题,他们倒是显得不以为然:“没有那么夸张,说那话的人是还没去过美国吧。”事实上,全球的文化审美已经多多少少影响到了遥远的汤加。在海边经营一家餐厅的汤加厨师Izzy今年36岁,仍然保持苗条的体型。我小心翼翼地向他了解现在汤加人如何看待体重问题,他倒是回答得很爽快:“前几年开始,我们的国王都在带头减肥了,倡导汤加人少吃多运动。现在尤其是年轻人,也想要有健康的身材。”的确,年轻人大多要苗条许多。身材婀娜的女孩子大多爱穿紧身T恤和牛仔裤,看起来和全球各地的同龄人似乎也没太大区别。尽管汤加看起来地处世界尽头,但这里的人们照样热爱DVD,从网上下载最新的流行歌曲、看国际新闻。不过有些事他们依然按照传统方式来解决,比如喝一碗卡瓦(kava)酒;人们也还是用传统的材料纺织布料和做衣服。
\
汤加人的周末家庭聚会
两百多年来,西方传教士在南太平洋地区孜孜不倦的传教工作早已生根发芽。尽管仍然保留着一些传统信仰,汤加人几乎人人都是基督教徒,严格恪守一些教规,例如周日是全家上教堂做礼拜、团聚和休息的日子。这一天,几乎所有营业场所都停业休息。Izzy得到了周日营业的政府特批,一旦有足够的客人预订,就会在周日中午提供汤加传统菜肴的自助餐,其中必不可少的是椰汁卤生鱼、烤乳猪,以及用Umu(一种土灶)焖制的菜肴。
\
汤加人每逢重要的宴席聚会,必定要用烤乳猪款待客人。长成三四个月大的小猪最佳。在火上烤三四个小时,直到肥肉都出油;皮则烤得脆脆的,用手一掰即碎,咬下去满嘴留香。出于卫生考虑,Izzy改良了他们的Umu土灶,用砖和沙砌成一个灶台。火烧旺以后,将包在锡纸或香蕉叶中的食材放进灶中焖制。用Umu可以做各种菜肴,蔬菜、牛羊肉、海鲜,这种传统的烹饪方法的确会给食物带来一种独特的香味。难怪,即使现在许多汤加人家中都有煤气灶具,但周末全家聚会时,他们还是会特别用Umu做饭。
\
每次为客人准备汤加传统宴席时,Izzy的兄弟姐妹们都会来帮忙。汤加人的家庭观念很重。他们对“家”的概念,包括了所有远近亲戚。传统的家庭观念是,财产、金钱在家庭内部共享。假如谁需要帮助,家人都应该伸出援手。汤加全境人口十万左右,还有大约二十万长年工作、生活在澳大利亚、新西兰和美国这几个国家。“很多人最后还是回到汤加养老。”30岁的汤加姑娘Isa有好几个亲戚在海外,“他们即使在西方国家生活几十年,一回来,所有的一切还是遵循我们的‘汤加之道’。对汤加人来说,家庭是最重要的。”事实上,汤加是一个极为贫困的国家,多年来不得不依赖国际上的经济援助。但从汤加人口中,你很难听到他们的抱怨。这是一个内心骄傲又懂得知足常乐的民族,他们不像萨摩亚人那样外向开放,但却值得你为赢得他们的信任作出一点点努力。
租一座小岛度余生
白日里还稍显忙碌的Vava’u首府内亚富(Neiafu)镇,在黄昏时渐渐平静下来。停在海湾中的帆船,纷纷亮起了桅杆顶上的指示灯。夕阳下的“庇护之港”,仿佛是一幅瑰丽的油彩画。
\
北半球的冬季正是位于南半球的汤加最热的时节。等到灼热的太阳下山后,汤加少年们纷纷来到码头边跳水嬉戏。还有些孩子则在放学回家之前,到浅滩边寻找长在礁石上的贝类,带回家好为全家人的晚餐加一份海鲜小菜。
小镇生活因为旅游淡旺季的不同,会有清冷和热闹的差别。游客们来来往往,即使是一待几个月的航海者也有离去的一天。但还有一些外来者,因为爱上了这里的海岛和简单的生活方式而就此停驻,并成为Vava’u魅力的一分子。离主岛不远的Tapana岛,在当地多少算是有些传奇色彩了。25年前,来自西班牙的夫妇Maria和Edward驾帆船行驶在南太平洋,来到Vava’u以后决定在此定居。他们于是成了最早在这里定居的一批外国人。Maria和Edward租下了整座Tapana岛,在岛上盖起一间西班牙Tapas餐厅,后来又盖了两间小木屋,供游客居住。
\
除了用于建造房屋开辟出来的几方地,整座小岛大部分还覆盖着原始的参天大树和椰子密林。从岸边沙滩拾级而上,穿过密林中长长的小路,他们的餐厅和小屋就在山头俯视着Vava’u海域。岛上除了偶尔有外来访客,剩下的就是逍遥自在的动物——夫妻俩养的一头山羊,一群鸡和一条狗。
从主镇Neiafu坐车大概30分钟,再乘十来分钟摩托艇就能到Tapana岛。短短一段旅程,却好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住在眺望群岛和碧水的小木屋里,常常只听到鸟鸣和海浪的声音,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他们能在这样的小岛上定居25年,并打算一直继续下去。当这世界安静得能听到内心的声音,感觉小小的自我开始消融于阳光、海水,甚或一粒沙,那一刻,又有什么值得烦恼呢。
 
Voyage推荐
如何到达
目前只有Fiji Airways、 Air New Zealand和Virgin Australia这三家航空公司提供入境汤加的国际航班。从国内出发需先从斐济、新西兰或澳大利亚转机。乘国际航班到达汤加首都所在地Tongatapu后,再换乘汤加国内航班,飞行约半个小时后就可抵达Vava’u群岛。飞行途中记得俯瞰美丽的汤加群岛风光。
下塌
Mounu Island ResortVava’u群岛中的私人岛屿Mounu岛沙白水清,这是岛上唯一一家生态酒店,只有四栋融合了传统汤加风格的小木屋,提供绝佳的风景和原生态海岛体验。
www.mounuisland.com
旅游季节
5-10月为汤加旅游旺季。其他月份来旅游,Vava’u的很多餐厅和酒店可能处于歇业状态。7、8月是汤加的“冬季”,早晚气温相对较低,记得带好春秋天穿的外套。
特色推荐
7月初至10月末到汤加旅游,可以观赏进入汤加水域的座头鲸。它们每年从极地海域游到热带海域交配、产子。汤加是全球观赏座头鲸的最佳场所之一。幸运的话,你还可以和座头鲸一起游泳。
 
 

RECOMMEND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