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邮箱:

密码设置:

6-16位,建议采用英文数字组合

密码确认:

用户昵称:

2-16位字符的汉字、字母或数字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目的地>骑行诗意杭州

骑行诗意杭州

2014-03-21 14:57:37来源:xinlvxing.com.cn
\
      最近看到一则消息,美国专业户外活动“活动时间”网站对全球553个地区公共自行车项目进行分析和比较,在得分最高的16个地区中,杭州夺得第一,领先于巴黎、纽约等国际大都市。没错,自行车是认识杭州最值得信赖的交通工具,你可以在60分钟内免费使用公共自行车,并且在全市范围内通租通还。除公共自行车外,很多下榻地也为客人提供免费单车,同时奉上精心制作的私家路线图。而本文推荐的四条主题线路则各有精妙,禅修、采茶、养生、旧宅,每一条线路都串联起早春杭州独一无二的记忆。

\
禅修
路线一:灵隐路—灵竺路—梅灵北路—雪峰梅灵隧道—梅灵南路—天竺路
难度指数:★★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人生如寄,宾至如归,寄的是身体,归的是心灵。归与寄的把握和拿捏,应该是现代禅修的精髓吧。
      灵隐、上香古道、上天竺、中天竺、法喜寺、法净寺⋯⋯叫得出的,叫不全的,一辆单车,骑遍古寺名刹。有意思的是,倚着这块风水宝地,沿路的餐厅酒店茶馆也做足了腔调,使得这趟骑行灵魂饱满、一脉贯穿。
      选择灵隐路上的九里云松度假酒店作为这番朝圣之旅的起点,除了腔调够足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自驾车可以妥善停放。
      先是提前一天预订素斋,为肠胃作好准备。因为酒店常年聚集禅修人士,素斋都由周边寺庙师傅鉴定,原料采于建德农场直送的原生态时蔬,让食品安全危机里的人得以安心。下榻在雅致禅房内,我们和被邀请的寺内师傅们一起品茗、参禅、悟道。一盏茶的时间,高僧大师们便能从“得失取舍”之间,三言两语,抹去都市人快节奏生活中积攒下的躁动。
      一夜好眠,在被茶园包围的清水平台上用餐之后,一份地图、一瓶矿泉水、一辆单车,上路。
      山环、水抱、佳气、葱茏,非双休日的灵隐路重现当年唐人赐名“九里云松”时的静谧:苍翠夹道,阴霭如云,日光穿漏,若碎金屑玉,骑行其间,衣袂尽绿。毫不费力地从灵隐路骑到灵竺路,便是灵隐寺入口。我们把车锁在星巴克门口,买票进门祈愿。
      回来后转道前往梅灵路。
      杭州的路很好记,就像灵竺路,便是取“灵隐”和“天竺”二字,梅灵路,就是“梅家坞”和“灵隐”。梅灵隧道将其拦截分为梅灵北路和南路。骑过小路,右拐,就到了梅灵北路。约1公里,就到了梅灵北路与法镜寺间的清澈小溪。寺院的气场在于,不论你信不信佛,感觉都会得到佛光普照,安静而温暖。继续往前,便是法净寺和法喜寺。
      法云安缦藏身法净寺内,一块素雅的牌子树在路边,十分低调。骑过小溪,穿过山洞,黄泥院落,屋舍俨然。停车的时候,碰上两位踏车出行的老外。他们说,同样是骑行,在杭州,除了平原,还有山,有水,特别是潺潺的溪流,叮咚叮咚,让这一路时刻有变化。
      和茶馆店犹如一名隐士,深藏在安缦的“桃源”深处。从法云安缦进入,沿着青石板小路,直到见着一米多高的竹鸟笼,就是和茶馆了。与周遭民居和民居改建而来的别墅一样,和茶馆砖墙瓦顶,土木结构,有着不动声色的朴素。
      历代的茶具、佛像、青瓷⋯⋯走进和茶馆,就像进入了一个禅意空间。大大的橱柜,放满了各式各样的茶具,仔细看,才发现每个橱柜左边都是茶叶样本,主人庞颖很用心地说明茶叶的产地、品性等,茶叶上面陈列着配这种茶最适合的器皿,很多都是她亲自定制的,花了不少心血。满屋子都是林海钟的画,4万元一幅,但他很少售卖。谈到雅集,庞颖说起曾经在法云社举办过的成年女子及笄礼。描述中,当日昆曲头牌花旦张志红婉转唱腔,浙派古琴李翩和江南笛萧大家杜如松琴箫合乐,环绕着美院教授林海钟的写意山水画。而带来赤色缠枝菊莲纹提花缎上袄、葱倩色云凤纹提花缎马面裙,为这场成年女子更换汉服的是来自不远处一个叫静莲满堂的手工作坊。我们问清地址当下骑车前往,寻找制作汉服的梁小野和梁海静姐弟。
      梅家坞的村落并不好骑,时而有小坡,时而有台阶,好不容易找到描述中黄土夯起的墙壁和木头房子。抬梁式框架木结构建筑,清末江浙一带的典型民居,山字形的硬山顶将整个屋子挑得很高、通透,一扇窗户,盖着瓦片,望出去是绵延的十里琅。特别订制的明式方凳,民国的书桌上供奉着烛台和香炉,旁边两张圈椅,两支立式纱灯左右护法,僧人慧佑所作藏头诗作贴在墙上,直对正门。
      楼上是工作室,踩上去还有木地板吱呀的响声。6个人,小野负责纹样,绣娘们穿麻制的日式宽松上衣,腰间打一个蝴蝶结,来自丹东的灵儿负责工笔画,身旁是日本植物染料,苗族的小梅、阿仙和阿道姐负责刺绣,席地而坐或是垫一块大方垫子,面前的竹笸箩里装着五彩的绣花线。这时,法云安缦的Yuko打电话说要带我们去她最喜欢的小店。我们告别梁家姐弟,顺着茶园往天竺路骑,来到一家叫柏树子的小店。
      餐厅很小,只容得四桌人用餐,放着轻轻的佛教音乐。相比吃什么,懂行的人都是冲着酒缸里的桂花酒而来,在这里,酒才是主食。浓郁的桂花香,就怕被清冽的甜味给蒙蔽了,不知节制地啜一口,再接着一口,就分不清红尘和佛门了。于是才需要一点配菜,下酒入味用。口味再清淡的人也应该要一些味重又肉质细巧的,才能和这酒相得益彰。醉鱼、腌香肠,最适合拿来慢条斯理地剥来吃,才能有一份闲心看窗外僧来人往。
      进门时,见一个穿黄色和尚服的小和尚在和老板娘争执,点着老板娘说:你这样不礼貌。心想,我们知道的老板娘不是这样的人呀。问后才知,那和尚想点东坡肉,老板娘不依,却被指责不礼貌。众人大笑。

\
采茶
路线二:杨梅岭—满觉陇路—翁家山—龙井路
难度指数:★★★★


      每年三四月,是杭州山头最忙的时候,盛产龙井御茶的翁家山、龙井村、满觉陇、杨梅岭四地的茶叶,早些年就已经注册了一个品牌:翁龙满杨。几年来,“翁龙满杨”的龙井成了茶叶里的贵族。我们在杨梅岭新开的艺术酒店栖迟下榻时,管家神秘地指指对面的翁家山高头:藏着不少好茶叶呢。
      我们决定好好休息一晚,第二天骑车上路寻茶。
      入住可不容易,先是推着车上一道小坡,按门铃,管家前来开门。办完入住手续,明明是拿到自己的房卡了,还不够,须先把手掌按在门前电子仪器上,只见屏幕上数字乱跳,最后随机锁定两个,分别揿这两个数字,然后用主门大房卡下挂着的、我原以为是装饰物的小房卡触碰门上写有card的位置。
      杨梅岭上,九溪十八涧之源,茶园广布,村落高低错杂,难得避世幽静。古诗云“衡门之下,可以栖迟”。以此演化,六间客房,每一间都在不同地方安放横木一根。在脚,为桥,引出连接通达;在膝,为床,引出栖息;在顶,为梁,引出承重。水泥为墨,光线行笔,像是一次有预谋的解构试验,设计师在多处埋伏了自然光,人造光与镜面产生的光影互动,制造了随着日光和角度不同而呈现出来的另一种无限的可能性。
      我住的这间名为“寂照”,是横木的无界态。时光在一窗一几、一草一木中被慢慢拉长、放大。在这种化学作用下,先锋艺术展览或是不定期乐评都在这个山高头举行。去的那天正好碰到以“迷·幻”为主题的许熙正展览。许熙正是时装界的传奇摄影师,有“诗人摄影师”之称,合作过的名单包括Vogue、Elle、Bazaar、FHM、Vision等顶尖时尚杂志,包括林青霞、梁家辉、莫文蔚等等艺人。那次展览与空间充分融合成一个巨大的可参与性的影像装置,利用新媒体的手法设置背后庞大的语境,解构观看方式,追逐光线在不同时间里的变化而获得不同的观看体验。在过程中产生一种与现实世界隔绝,如同“带领观众离开地球”进入到另层感官世界。
      世代种茶,后开发农家乐的杭州山里农民怎么都没想到,自家一栋农民房,没上什么色彩,也没安置什么豪华家具,也可以如此摩登,摩登到,他们始终认为还没有装修完工。而当他们看到门外一张粉红色的海报,却不敢进去。
      第二天,在酒店用完当地管家做的杂米粥早餐,便骑车上了坡,到达了排在首位的翁家山。“一角夕阳藏古寺,四周岗翠连遥村”,说的就是它,这里人祖祖辈辈以种茶为生。独特的地理环境、土壤结构以及适宜的气候使这里所产的狮峰龙井名扬天下。当年郁达夫的《迟桂花》,描写的就是此处。
      我们要寻访的“宝田庄”三个字颇有江湖英雄气,门前一口炒茶锅,泛着油亮油亮的光,茶叶锅里是碧绿碧绿的新鲜龙井,陈当家用手一按一翻,那茶叶好比是在阳光下跳舞。那茶味清香伴着锅里的树脂油的香味很醉人,老人家说刚出锅的茶叶是最香的。
      在这里呆着,能学到不少茶叶知识,也能结识各种朋友,比如连续十年前来买茶的各地客人。当家的都会留他们吃一顿农家菜——金黄金黄的炒鸡蛋早把人的魂儿都勾去了。
      骑车往翁家山另一山高头,是一段盘旋的之字型路,疏林简净,却颇费力。途经烟霞洞,得知还有最后一段上坡路,想着回去还车的时候,该换成下坡,舒爽极了。
      山路不宽,中间黄线划分成了两车道。双休日游人如织,唯一的一趟Y3公交车面对面相遇,加上旁边又有私家车,寸步不移,无奈只好在交警的指挥下,一车先往后退腾出地方,再让另一车先过。我们拍拍自行车把手,颇为得意。
      在山头俯瞰,整个翁家山村子就被四周的苍翠包围着。走进村子里能见到青砖黑瓦的徽派建筑群。村民们正在路边采茶叶,真是一块风水宝地,茶叶四处可见,家家户户门前都挂着关于茶的牌子,“品茶”、“茶叶出售”、“先品后卖”,迎面遇上斜挎着茶篓上山的年轻女子,停车就是一顿拍照。
      骑到村口,见一古井,围了许多年轻人,他们举着高射筒相机,从各个角度拍摄,也有大人带着小孩提一壶水上来的。后面就是一户人家,女主人站在井边,说这真的是一口老井了,井不大,也就二十多平方米,井内圈粗粗细细深深浅浅的凹槽是吊水绳长期摩擦导致。蹲下身来,仔细看才看到外壁从右往左书写着的“老龙井”三个字,题字者叫朱德源,至于他是谁,和凿井年代一样已经无从考证,村民们也都说不出个究竟。不过据说原井正面刻有“龙泉”、“葛洪遗迹”等字,后因翁家山与龙井两村村民为争夺老龙井之名,改为“老龙井”。
      一城山色半城湖。抚着自行车把手,身陷翁家山,左手边是天马山,右手边是五老峰,再偏东南一点就是南高峰,泛着波光的就是西湖,远小近大,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西湖就如小池子一般袖珍。随便问一村民:那片红顶的建筑物是什么?那就是茶叶博物馆呀!恍然大悟。

\
养生
路线三:之江路—九溪路—虎跑路
难度指数:★★★


      养生是个不老的话题,懂得享受的杭州人借着钟灵毓秀,不断开发养生花样。这条骑行线路,会经过一些有意思的下榻点。当然,骑行本身就是运动者的养生方式。
      这次骑行,我们选择绿城·杭州玫瑰园度假酒店作为起点,面朝钱塘江,北靠五云山。酒店主建筑是一幢三层英式洋楼,处处透出名家设计的气质和风范。
      古典庄园,管家服务,大可以想象此处便是唐顿庄园,而你就是那位大小姐,手铃一摇,管家即至。最主要的是,我还贪恋被誉为“寝上荣耀”的Frette床品,没错,织品上都织绣每个家族独有的图徽印记——这种诞生于公元1860年的意大利古典床上品牌,承袭皇室贵族名流的古雅大器,轻薄柔软,一生只能洗80次。
      之江路很好骑,一路平坦,且少曲折拐弯,只不过要避开早晚高峰。出门的那一站叫梵村,一路往东,右手边,潮起钱塘江,金光洒下,哪怕写明了禁止垂钓,垂钓的人依旧垂下鱼竿,站直了身子,倒是这架势并不像严子陵这般仙风。
      我们骑车经过,和晨跑的人相向。还没骑出多少路,听到前面的热闹声儿了,九溪农贸市场到了。去年夏天杭州高温不退那阵子,曾有人统计过,此处蔬菜全市最便宜。作为一名游客,认识一个城市最好的办法就是去当地的市场,听听方言,观察当地人都买什么菜,特别有意思的是,客人还会和摊贩聊天。比如,这丝瓜买回去是做笋干汤呢还是丝瓜炒蛋。
      前方有个岔道,便是九溪路的口子,九溪十八涧、九溪烟树,说的就是此处。车子在一片田园中行进,放慢速度,有时慢得和游客们租的三轮车一样。数幢农宅,几块水田,徐村就在这样的水墨画中存在了好几百年。远处山峦的翠绿颜色向人逼近,近处溪水的潺潺欢声震动耳膜。前面一个小孩手上捏着一些什么东西,往空中抛,像螺旋桨一样旋转而下,煞是好看。问了才知道,这是枫杨树的种子,形似元宝,长着薄薄的翅膀,是徐村普遍种植的植物。我又顺便问她,知不知道有个叫热土养生庄园的,她有点迷茫。再问,那你知道哪里有羊驼吗?女孩“刷”一伸手指指向前方。
      大片的草坪以及蜿蜒连绵的林荫小道,冷杉林、香樟树、高尔夫球场用的老鹰草,香气逼人的桂花树,池中盛放的睡莲,使得绿化覆盖率高达90%。“人气最高”的那只又呆又萌的羊驼在动物园里频现萌状,任凭两只兔子在身边上蹿下跳,野鸭在水塘游泳。
      不同于普通的养生会所,热土所传递的,是一种全套的生活理念——将素食、住宿、SPA、肠疗、冥想、茶道等一系列的养生元素重新排列组合。
      热土养生庄园设有专门为素食主义者准备的素食餐厅。餐厅大厨很少开油锅炒绿叶菜,而是多用生食和水煮的方式配撒一些橄榄油让顾客食用。最关键的是,掌勺的那个人——年轻主厨卢祺祥,本人常年食素,因此对素食的理解更加深刻。海底椰山药炖竹荪、芡实炒芦笋尖、红菜头山药配果仁、松茸荠菜松露⋯⋯以开胃水果、前菜、汤、炒菜、主食、茶、甜品的顺序逐道用餐。厨师说,你们接下去还要骑车,如果吃得太油腻,会犯困的。
      再骑过去置身于茂密的香樟树下,左手边就是浙江大学之江校区。来到这里,要入乡随俗,比如,得管自己叫“山民”。整个之江大学老校区,包括西式花园、主楼慎思堂、图书馆等十余幢以红色为主色调的教学建筑,以及隐蔽于山林中的十余幢各色别墅都保存完好。别墅造型及材料各异,有砖木的,有石砌的,有带铁艺栏杆的,有带回转门廊的东斋和西斋。外籍教师宿舍,在更隐蔽的山坡上,分别叫上红房和下红房。司徒雷登曾在上红房居住过。
      经六和塔,要和钱塘江暂别。钟立风当年来杭州,写下《从断桥到钱塘江》,“同徐小懿一家去虎跑,又看到了李叔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从之江路左转,进入四季看不腻的虎跑路。
      水杉、枫香中透出阳光和空间,春天开花植物木绣球、日本早樱、浙皖紫荆迫不及待地绽放;八仙花、棣棠、金钟连翘、喷雪花等灌木植物静静地做着陪衬;稍微放慢速度,看到山坡至道路侧的林带中,植被成片,二月兰、大花金鸡菊,呈现出一片红红火火的大气景观;还有不少红叶南天竹、花叶胡颓子、兰花三七及石等“不娇气”的花。原以为离开热土往着市区方向骑行的话会渐渐丢失氧吧,这下的意外不禁让人欣喜。
      虎跑路和满觉陇路交叉口右手边,是一个小山坡,一口气骑到山顶,再往前骑几米,文艺中年李加文在门口等着了。“骑上来的还是推上来的?”
      “凡人咖啡馆”很早就有了酒吧功能,后来成了艺术发生地,再后来就索性归在“乐墅”这个泛品牌里。不过,许多老朋友习惯将李加文的每一家新店都叫成“凡人咖啡馆”,就像“伤心咖啡馆之歌”一样,是一个别致的、特指的标志,哪怕大多数人只是下班后过去要一杯小酒,而非拿腔拿调的苦咖啡。
      楼梯右手是一个会客厅一样的小空间,是李加文自己尝试室内设计的会客空间。他的理想是在这里见见朋友,做一些对话式的活动,比如诗会或者艺术沙龙。这个空间本身就充满了跨界的气质:德国设计师经典的zettl'z5纸灯,日本国宝级设计师野口勇的几何形纸吊灯、英国的古董水晶灯、Kartell Thalya的透明椅子。不过这个会客空间只是秘密花园的一角,真正让人惊叹的是会客空间旁边的一间日式茶室。掀开精致的竹帘,里面是一色的榻榻米,一张古旧的矮桌子上面放着茶具。这么一间小清新的屋子,居然还有一个小小的天井,可以看到满目的树和通透的天空。除了招待朋友喝茶,这个空间被李加文设计成了一个琴室。每周都有一个上海来的古琴老师来这里授课,人不多就两三人,不过都是已入门的高手。

\
旧宅
路线四:解放路—开元路—将军路—南山路—湖滨路—长生路
难度指数:★★★


      一个城市的街道有趣,这个城市就有趣。除了山山水水,杭州城老底子的小街小弄永远是最市民气的一处。在那里,能听到最正宗的老杭州话,还有那些上了年纪却被保存下来的老房子。
      我们在解放路和青年路口的菲比咖啡小坐,等着有人还回几辆公共自行车。可能是咖啡馆的气氛并不让人感到急躁,店员说,你们安心喝咖啡看书吧,有空车了我叫你们。
      这是一家提倡纸张文化的咖啡馆,自始至终和书店结合。相比图书馆借阅,在那儿无需办卡,一杯咖啡读上一天,插上书签,无限期堂内借阅。而相比咖啡馆都有的甜得发腻的巧克力慕斯或是芝士蛋糕,这家有着最好吃的软欧和法棍,低热量且有嚼头,好歹不会让人因为食物过甜而昏昏欲睡。这让人联想到菲比的英文名,feelbest,最好的感觉,不就是如此?
      喝完一个大杯美式,正好有两辆自行车还进来,赶紧步后尘。
      青年路是杭州的老社区,之所以起这个名字,是因为基督教青年会就在这条路上。我们在梧桐树下悠悠地往前骑,左手边是通讯市场,懂行的年轻人专程跑到这里来买电子产品;右手边门牌号为27的一间不起眼的门面静静坐落在这条不宽敞的街边,当年的盛况已经不再。那里正是马云的“海博翻译”,1994年,在青年会的英语高级口语班当老师的马云看中了翻译市场,就在旁边办了个翻译社。
      骑到青年路尽头向右便是开元路,古称水门河道,老底子的杭州人依然住在此处。清晨,骑车经过,佝偻着背的老婆婆买完菜,站在门口和邻居闲扯,展示购得的当日蔬菜;西家已经把被子晾晒出去,因为有太阳香味的被子,晚上才睡得舒服;老李家过年腌的腊肉和酱鸭还没吃完,还有一半晒在阳台上,丰年留客足鸡豚的丰收。这些都是江南独有的景象。和路过的人打声招呼,就像和全世界问早。
      再从浣纱路拐到将军路,这是一条很有味道的小路,不长,总共也就500多米,但所处的地理位置绝佳,和西湖一路之隔,造就了它的独特气息。这里有遮天蔽日的大梧桐树,即使是烈日当空也丝毫感觉不到炎热。延安路的嘈杂转到了这一条小路上,立马就变成了宁静。停下来,适合拍一组大片。
      以前这里宁静安详,几乎没什么店铺,虽然就在南山路边上,因为楼上是老居民,更不可能开出喧哗的酒吧来。后来不知不觉的,各色各样的小店冒了出来,品酒论茶也好,晒室内日光浴的也好,都是不重复的类型,不过有意思的是,都是靠东面开。
      Sunmark Tanning Room可以获得像古天乐一样的古铜色肌肤,安秀有它招牌的芝士蛋糕,在雅叶集的氤氲茶香中学茶道也是骑行一轮后的最佳休憩。
      这时,该领略转道南山路了,无论游客还是本地人,都很难说不爱。南山路的租车点也很多,计算着将近超过1个小时,赶紧还回后重新借出一辆来。
      一同骑行的人多了起来,并不认识,也不妨碍打个招呼。在杭州,骑车的并不一定是游客,那些速度极快的,也是赶着办事的。当地人对我说,高峰时期,四个轮子反而不及两个轮子。
      湖滨路原来是杭州濒西湖的西城墙,民国的时候城墙被逐步拆除,后来又拆除了棋营、钱塘门,建成了碎石路面的湖滨路,市区从此与西湖连成了一片。全长不过短短千米,一溜小跑十多分钟就能将它逛个遍,骑车更快,不过这里不建议飞速,怎么说,也是杭州人流密集之地。辛亥革命后,湖滨路的西侧沿西湖一带陆续建起了一至六公园,这是杭州最早的公园。时光流转,这些公园永远是人们的心头好。
      商店鳞次栉比,想起给朋友带上手信,便瞅到Neuhaus巧克力专卖店,红色的门面,很吸引人,又想着这比利时巧克力够体面,停下车进去挑了几颗。
      正往前骑着,本想是找下榻处的,却被整点开始的音乐喷泉勾了过去。三公园的喷泉随音乐声起起落落的效果极佳,特别是当奏出新白娘子经典主题曲《千年等一回》时,更是引得行人纷纷驻足呆望,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白娘子。
      该休息会儿了,直接去酒店入住。古砖墙掩映,民国风味的石库门建筑群。虽处闹市,却仍有一点高墙深院、闹中取静的极尽雅致。湖边酒店,将拥有 80多年历史的旧宅变身成酒店。1930 年初,时任民国安徽、浙江两省公路总督的张义纯先生修建了“湖边建筑群”,“湖边”二字就这样被沿用了。临睡前,接到一个电话,私人管家问我早餐意向,四个套餐中只设一种西式选择,其余三种都融杭州味道于其中,片儿川、糯米饭团、酱鸭泡饭、葱包烩、小馄饨,如果想在一顿早餐内尽数品尝,只需要与主厨打个招呼即可。

收藏
《新旅行》杂志社: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5层510室     邮编:100020
5F,Prime Tower,22 Chaoyangmenwai Ave,Beijing. 100020 P.R.China
编辑部:(010)85650437     广告热线:(010)85650192     网络广告:(010)85657380
市场部:(010)85650325     发行服务:(010)85650313     网络受众数据分析
京ICP证[0102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