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 活得安祥

2013.11.05



\

莲生茵莱
        刚和大地建立了联系,我们又踏上了与水为伴的旅程——前往茵莱湖。快艇在狭长的水道中飞驰,一场大雨让我们狼狈到了极点,这时,珍珍再次代表了缅甸人乐观和诗意,“一会儿雨停了,茵莱湖也就到了”。
       三面环山的地形和千米的海拔让茵莱湖显得分外清凉。茵莱湖水天一线,烟云层叠,远山如黛,湖面之大,水色之清让人有进入天池仙境的错觉。茵莱湖的面积超乎我们的想象——有整个新加坡那么大,7万人就在湖中浮岛上繁衍生息。村民用篱笆把浮岛固定住,乘着狭长细小的柚木船在浮岛上种菜耕作。巴利语的诵经声从远处传来,那是水上村庄中的跳猫寺。
        跳猫寺声名远播。故事是寺庙里的老僧人偶然发现猫咪的跳跃能力,开始训练寺里的猫跳圈,这件趣闻招致周围居民和游客蜂拥而至,这些跳高明星也给寺院带来了不菲的香火,久而久之便得名“跳猫寺”。可珍珍接下来的一段介绍扫去了我的兴致,“跳猫寺越来越有名,游客把视频传到互联网上,遭到西方小动物保护组织的谴责,说缅甸僧人虐待猫,一时对缅甸佛教造成很不好的影响。慢慢地跳圈这件趣事就被寺院取消,那位老僧人现在也已经去世了。”
        在茵莱湖上,所有的快艇在快要到达酒店之前都要关掉引擎,换上茵达族传统的柚木船。单脚划船的渔夫是茵莱湖上最迷人的舞蹈家,他们一只脚立在船上保持平衡,另一只脚则用来控制船桨,手上还要操作鱼网,天赐的生活经验在湖面上勾出动感的曲线。茵莱湖上的纺织工厂,与普通的丝绸纺织不同,这里有全世界唯一的莲丝纺织工艺。当地人从茵莱湖里打捞新鲜的红莲,将莲梗折断向两边拉伸,抽出梗间的细丝揉搓成股,然后再将细丝纺成线,繁复的手工制作过程让这些莲丝织物格外珍贵,它们还很实用,冬暖夏凉。过去,莲丝工艺只制作僧袍来供奉佛像和地位崇高的僧人,制作一件僧袍需要至少24万根莲梗,10名工人不眠不休工作一个月才能完成,是极其尊贵的供养之物。我手捧着售价100美金的莲丝围巾,感受到莲花的圣意,不由得升起菩提之心。
        船、水道、浮岛、人家,世代生活在水上的茵达族人将人和自然的共栖关系表达得淋漓尽致,他们依水而居,借着佛教向解脱的彼岸修行,却在现世证得了珍贵的品质:乐观、喜悦、自信、祥和。
       缅甸像一片柔光镜,把热烈变得温暖,激动变得隽永。我又想起蒲甘阿南达寺里的那尊佛像,当你站在远处,看见的是佛灿烂的微笑;当你身居内堂抬头看,得到却是严肃的法相,这一慈一悲取决你自身的位置。连绵不断的战争之后就是阔别世界二十载的封闭,这里的人民经历了辛酸苦难,却为全世界保留了一片纯真。
       或许缅甸的艺术并没有那么精致,但却是一种当下正在进行的生活的趣味。取自树汁的塔纳卡、纺自莲梗的丝织品、茵莱湖上单脚划船的渔夫、帮大象安度晚年的夫妇……无论山间还是水道,缅甸人对自然的理解都极具禅意。如同缅甸人的笑容自然而没有戒心,这里一切还是它应该的样子。如果世界醒来看到的第一个地方是缅甸,那他的微笑一定祥和自信;如果世界睡前告别的最后一个地方是缅甸,那他一定能睡得安然。

RECOMMEND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