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甸 活得安祥

2013.11.05



\

归途列车
        殖民时代对于缅甸来说,不是什么有关民族自尊的敏感话题。在咖啡馆和奶茶店林立的街头,英国的影子随处可见。当英国巩固了对印度的殖民统治后,就把矛头对准了缅甸,1824年至1885年之间,英国先对缅甸发动三次战争。虽然以英国的胜利告终,但英印军队也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15000名官兵丧命缅甸的结果,是英国军事史上最糟糕的一笔。为了缅甸丰富的资源和成为英国商品的销售市场,殖民当局在缅甸大力推动通讯和交通,1877年缅甸第一条铁路:仰光到卑谬的火车正式运行。我们从勃固返回仰光的列车,是其中的一段。
        如果说铁路凝聚了一个国家的精神风景,那么沿着英国人建造的路线穿行缅甸不失为一项有趣的体验。这条铁道的线路就像是英国人的视觉神经,昭示了英国人看待缅甸的方式,它把塔林和乡村一分为二,穿过肥沃的农田和人口稠密的城镇。工业时代的病症还没有蔓延到这里,反而在缅甸的湖光山色里得到了净化。纺纱的老人、在茅屋间嬉闹的孩童、耕种的农夫、犁田的水牛,仿佛现代工业的骇浪还没有拍岸。从信仰层面而言,无论那些传教士多么殚精竭虑,这里都没有耶稣的童年。
        这趟列车上游客极少,却有着比文学作品更为浪漫的冒险和际遇:诵经的僧侣、身着华服的印度裔少女、卖槟榔的小贩、西装革履的政客、喝咖啡的渔夫、用苹果手机打电话的年轻人、坐在头等舱位置的贵妇……东西方文明的冲突和包容都汇集在这里,这列没有减震的火车运载着缅甸的过去和现在。列车非常颠簸,有时候它上下震动,像汽车过减速带一样;有时候是左右摇晃,像船只在水面上一般,我们几乎体验了三种交通工具。我们也无法去别的车厢看看,因为车厢连接处的铁板已经残破不堪,看着飞速后退的铁轨和摇晃得几乎让人站不稳的车身,我失去了跨过去的勇气。但是,无论如何,车上人们的脸上都有一种不卑不亢的自信:缅甸正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改变,从封闭到开放,缅甸的梦想和企图比列车行进的速度更快。

RECOMMEND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