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李蔚:以“永远当旅人”的态度去发现自己生活的城市

2019.06.14

\

《首航专刊》——欧文十文专栏

\

主持人 / 欧文
 

财讯传媒副总裁。《Voyage新旅行》、《首航假期》、《Time Out北京》执行出品人。拥有媒体行业十余年从业经历,曾是开普敦第一位华人记者,致力于传统媒体转型探索,对媒体行业发展、时事热点走向、生活方式领域具有敏锐的嗅觉和资深的观察。

 

\

对话嘉宾 / 李蔚
 

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出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大学英美文学系,并拥有英国威尔士大学工商管理特优硕士学位。现任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总经理,曾任澳大利亚旅游局亚洲发展总监、澳大利亚维多利亚旅游局国际市场经理等职务,负责包括中国、亚洲、欧美在内的市场营销和策略发展工作,先后常驻新加坡、香港、上海、悉尼和墨尔本等城市,并多次荣获广告创意和广告宣传方面的国际奖项。 

 

欧文:国外著名媒体人评价您:“没有人像李蔚那样,真正跨越东西文化的鸿沟。”您在墨尔本待的时间最长,却并不是简单沉浸于慵懒的生活,而是用local的角度,近乎学术的眼光,去观察这个城市的历史、政治和族群,能否给我们分享一下您在墨尔本的日常生活状态。 

 

李蔚:我曾在中国、英国、新加坡、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八个大城市安家落户过。在这些城市中生活时,我的状态其实是非常相似的。那是一种永远当旅人的状态,对周围的人、事物、文化、历史充满好奇,多读多问多听多看。每当找到城市中的一个新去处,结识一个新的当地人,发现城市中一个新概念,我都欣喜不已。 

 

欧文:您在墨尔本时,是否因为有工作的便利,才能和墨尔本最local的人群、生活方式、时政领域打交道?如果您不是这个身份,您会怎样快速进入本地的日常生活并了解当地?

 

李蔚:如果一个人一直以旅人的眼光去看待所居住的城市和所从事的职业,那会是愉悦并感恩的。因为你知道你不久就会离开,会格外珍惜身边的一切。由于从小对视觉艺术的敏感和爱好,我每到一个地方,会先去那里的艺术馆,并从展览的深度和广度去衡量这个城市在艺术方面的鉴赏力,在文化方面的水准。看完美术馆,我还会去看博物馆,再看几场演出。只有对这些体验的结果非常满意了,我才会做出在这个城市居住的决定。墨尔本、悉尼和上海,都是我用这种方法选择后才移居的城市。当然,我所从事的旅游局或政府经济发展工作,让我有机会更快地融入当地的社会。

 

欧文:我知道去年您写了一本关于墨尔本的书《墨尔本的从容》,怎么想起要写这么一本书?小试牛刀后,未来书还会接着出吗?

 

李蔚:创作《墨尔本的从容》一书,主要有几个原因。首先,我在墨尔本居住、生活过的时间比较长,又特别喜爱这个艺术氛围浓厚的城市。它的历史并不悠久,但有很多转折而不平白。它多元多面多姿多彩,是值得去发掘和书写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我细读了和墨尔本相关的文字,发现绝大多数都停留在对其吃住行的描述,没有剖析墨尔本的独特基因和城市性格,实在是个缺憾。最后,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我在墨尔本遇到不少新移民或者学生,向我抱怨那里生活枯燥。这让我吃惊不已的同时,迫切地觉得如果分享我的视角和对墨尔本的深入了解,会令他们受益。至于接下来要不要写另一座城市,要看机缘了。

 

欧文:您未来每年会有多长时间住在加拿大?主要住在哪个城市?

 

李蔚:我目前常驻北京,总部在加拿大的温哥华。而我自己的团队,分布在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我需要经常出差。北京是我的故乡,这里有我的父母亲友,但我已经离开二十多年,北京的一切,让我觉得既熟悉又新鲜,这种感觉很好。 

 

欧文:北大毕业后您就出国深造,毕业后一直选择供职于国外旅游局,其中无论是新加坡、澳大利亚,还是加拿大,无一不是多元、多种族文化融合、交融的国家,这和您大学专业是英语言文学有关吗?

 

李蔚:我选择在几个外国旅游局工作,主要是对这些国家的文化有浓厚的兴趣。而当初选择英美文学,同样是出于这个原因。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通过文学接触西方文化,并对东西方文化各自的特色十分好奇。反过来,因为修读英美文学,又使我的英语语言能力和对西方文化的理解有所提升,帮助我更胜任旅游局的工作。

 

欧文:您是学英美文学的,同时又画画,您对国外世界的最初印象好像就充满了文学艺术的形象。比如对澳大利亚的最初认识或者说情结,来自澳大利亚画家弗莱德的画,那么您最初对加拿大的印象来自哪里?

 

李蔚:我小时非常喜欢画画,最近已经很少动笔。和加拿大的第一次接触,应该是在大学时翻译了一本索尔贝娄的作品集。那时我以为他是美国人,后来才知道他出生于蒙特利尔,一个我喜欢而且觉得和墨尔本相像的城市。至于画作,我第一次看到艾米丽卡尔的油画,就被她的色彩和表现力震慑。我觉得她的画,能把我带进森林深处,而且是一种近似于魔幻世界的森林,让我感觉到神秘和恐惧,听得见自己的呼吸。

 

欧文:在担任加拿大旅游局亚太区负责人之前,您作为旅行者,对加拿大的旅游是什么印象?现在作为旅行推广者,又会从什么样的角度去看待加拿大?

 

李蔚:作为旅行者,我对加拿大的印象是自然景观壮美,落基山脉和尼亚加拉大瀑布是必游之地。而接受这份工作之后,就要去想对于我所负责的每个亚太市场,旅行者对旅游目的地的需求是怎样的。我所关心的,还有旅行者在当地的体验如何,是不是高品质、令人回味而且会向没去过的亲朋好友推荐的。在了解旅行者期待个性化体验的过程中,我发现加拿大的旅游资源还是很丰富的,从自然和野生动物,到人文、美食和活动赛事,从东到西从南到北都有很多独特的目的地产品。

 

欧文:为什么您是学市场营销的,却一直从事旅游局的工作?

 

李蔚:旅游目的地营销,是我一直坚守的职业。营销的理论和实践,是需要结合创意的,这很符合我的爱好。而做旅游目的地营销,我的产品是一个国家的大山大川,一个民族的热情好客,一种文化的生机勃勃,这比营销一款手机或者一种饮料有意思多了。

 

欧文:就您的观察,您觉得一个城市要呈现出多元化,吸引全球各地的人群,除了历史机遇带来的积累外,还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气质? 

 

李蔚:我觉得先机很重要。如果一个城市,比如墨尔本,先入为主地占领了在旅行者心目中咖啡之都的位置,那其他城市想取代它,就要付出更高的代价,面对更多的竞争。还有一点我坚信的,就是保持旅游和环境保护之间的平衡。人数固然重要,但旅游景区或目的地被过度开发的前车之鉴有很多,但还是很容易重蹈覆辙。在这一点上,班夫国家公园在对动物的保护和建筑的限高限量方面就做得很出色,使这个景区可以长久保持人与动物自然平衡相处的环境,而旅游业不会成为破坏环境的祸首行业。

 

欧文:您总能在您待过的每个城市里找出文化和艺术上的精神内核,而且多次获得广告创意和宣传方面的国际奖项,能给我们分享一下您最得意的一个作品的生产过程吗?

 

李蔚:我最满意的作品之一,就是《墨尔本的从容》这本书,因为它结合了我对一个城市文化的深度审视,发自内心的喜爱,甚至还有对它未来的一种担忧。能用中文组织和创意地表达这些想法,我觉得很自豪。当然,得奖最多的项目,是我在新加坡发起的“澳大利亚月“的活动。那时我担任澳大利亚旅游局在新加坡的首席代表,负责推广澳大利亚旅游。每年三月,我们联合使馆和商务机构的同事,在新加坡举行为期一个月的活动,包括澳大利亚电影周、美食节、时装秀、设计展、留学展、周末市集等,使澳大利亚成为媒体和消费者关注的焦点,极大提升了旅游目的地品牌的知名度和吸引力。这个活动非常费时间精力,但效果显著。三年下来,在我们的市场调查中,澳大利亚第一次超过欧洲,成为新加坡人最向往的目的地。这是澳大利亚在全世界所有市场中都没有取得过的成绩。当然,这个活动也为我们赢得了很多营销方面的奖项。

 

 

RECOMMEND |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