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邮箱:

密码设置:

6-16位,建议采用英文数字组合

密码确认:

用户昵称:

2-16位字符的汉字、字母或数字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旅行专家>对话跨界艺术家-王小慧 旅行令生命重放异彩

对话跨界艺术家-王小慧 旅行令生命重放异彩

2014-09-09 14:26:36来源:新旅行杂志作者:海菲
她给人的感觉总是朴素、淡雅,带有别致的东方韵味,又隐含着内在力量。经历过悲剧与痛苦的她,曾在随后的七年里沉浸在悲伤的世界里与自己的内心对话,这让她意识到有一种东西比生命更强大——艺术。从此之后她背起沉重的器材,不停地旅行,走出了悲伤,也领悟了生命的奥秘。艺术的深度在她所经历的苦难中被扩展,又在旅行中转化为新的能量。在她人生最低潮的时候,正是旅行拯救了她,令她重新拾得快乐。
\
有人说过,艺术家需要靠生活中的痛苦来滋养灵魂。但我还是想问,如果没有那些灾难,你认为你还会不会成为一个这样优秀的艺术家?
我想不管有没有那样的苦难,我都会成为艺术家,因为艺术天分从小就显露无遗。但人生经历肯定影响我的创作。
出国留学刚一年,好友因为对我无望的爱而自杀。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住在郊外湖边的小镇,用了很多时间去思考自己的人生道路。丈夫俞霖不幸车祸去世后的那几年,我真正感到孤独。
德国人说,人生的不幸会把一个人像旧抹布一样用烂了。那几年我没有办展览,像一只闭合的贝壳,很少跟外界联系,《关于死亡的联想》就是创作于那几年。那些年我只跟自己的灵魂对话,日记本用得最快。我把它编了号,有大约一百多本。现在回想起来这种跟自己心灵对话的机会很难得,像去修道院冥想了几年。那段时间,我常常整天听贝里尼的歌剧,那是一种悲怆但让人感到神圣的脱离尘世的感觉,我领悟到大悲而后生存,胜于跟那些小哀小愁日日讨价还价的境界。
 \
你是什么时候终于彻底走出消极与孤独的呢?
1995年我去意大利南部旅行,那里很贫穷,但人们生活得由衷地快乐,无论是村妇还是小贩,都可以轻松地享受爱情、友谊和简单的生活。他们一起在阳光下聊着天喝着苦咖啡,日子过得优哉游哉,没见过愁眉苦脸的表情。忽然觉得我原先的生活太沉重了,老是在痛苦的漩涡中打转。我明白死亡也许只是生存形式的一种转换和重新塑造,就像沙漏的沙子漏完后又重新开始,宁愿相信死亡是到另外一个世界去,这个世界是未知的,但不一定就是恐怖。所以说,是旅行让我重拾了快乐。随后的5年,我全世界没有目的地跑,自由又开心,有时坐火车,高兴就住两天,不喜欢就走。一边走一边拍,慢慢地就有了《别处的风景》摄影作品。
 \
难得的是你将这份孤独转化了,增加了你艺术的深度。
人都不喜欢消极的孤独,它能否转变为积极的孤独,取决于这个人的心性。我不能让苦难白受了,艺术家的本事是能够消化和加工这些苦难。那段时间你跑遍了大半个地球,四海为家、浪迹天涯也是另一种自由。你总是随性地在最后一刻才决定上哪班飞机。我对旅行的形式不太介意,是一个非常随缘的人。但我不喜欢跟着别人走既定的路线,或仅仅“到此一游”,在名胜古迹前留个影。喜欢的地方我会百去不厌,经常有人说,“意大利的小村庄没有什么不同啊”,但在我心里,每个黄昏,每个落日,皆有性灵。那是我最快乐的几年。
\ 
那时对哪个地方的印象比较深刻?
我曾住在慕尼黑,列支敦士登这个国家离我住的地方不远,但我居然从未去那里看一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旅行到了那里。没想到只呆了两天半的我被那里的风景所吸引,让我重新燃起按快门的感动。我给这套作品起名为《二十四小时在列支敦士登》,时间的短促反而使我对这个地方的感觉变得更敏锐,反而能凭着直觉捕捉到最美的灵魂。最后这套作品被设计成一套特殊的邮票和明信片。
\ 
作为一个中国的艺术家,你在西方先获得成功后再回到中国,在西方做艺术的感受是什么呢?
在当今西方为中心的强势文化中,一个东方艺术家要获得认同,首先靠的是独特的自我身份,否则会被淹没在成千上万艺术家的无情大海里。无论在巴黎、纽约或柏林,多少来自世界各国的艺术家聚集在那里,很多还在为基本的生活而奔波挣扎,谈不上随心所欲地自由创作。有些人一辈子就在等待中度过。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并不容易。
 \
看过你的艺术年表,你做了很多不同的事——写作、拍照片、拍电影、写剧本、做雕塑、做装置、做设计、做新媒体艺术,还做许多大型艺术活动。你怎么能做这么多完全不同的事?谈谈你对跨界的理解。
我说的跨界艺术应该是跨学科、跨领域甚至跨文化的新成果。“跨界”这两个字很形象,“跨界”是动词,是“正在进行”时。跨界是跨越边界,从一种状态到另一种状态,或者是在转换的过程中。它是探索的过程,产生的应当是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会与多少年来人们已经熟悉了的视觉听觉经验不一样,超出人们的想象力,给人意外惊喜,这也是原有的评价体系无法规范的。这给艺术家的创作提供了多么广阔的舞台,是一个多么令人兴奋的艺术大时代。
西方艺术界又是如何看待你的作品?
他们觉得很含蓄、有东方味。我个人觉得有东方的血脉,又有西方的营养,说到底还是自己个人化的东西。
 \
你跨界做这么多不同的艺术形式作品,在不同的艺术介质中,你如何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又如何实现求新求变、不重复自己呢?
好奇心是人最美好的一种特质之一。不重复别人容易,但重复自己很难,因为人有惯性,也有思维定式,很多东西会束缚你的创新。我不重复自己已经成功的东西。我宁愿做一个失败的探索者,也不做一个不再探索的成功者。哪怕新的探索没有市场也没关系,重要的是这个探索的过程。
你也总说德国教会了你理性与严谨,在艺术创作中,理性与感性哪个更重要?
我从德国的严谨传统里学到了不少。就好像一杯水,如果没有杯子把它“容”住的话,水就会散开、没有形状。艺术创作本身的态度应该严谨,我觉得作为感性艺术家,往往需要一些理性来控制和梳理。真正好的艺术一定是感性和理性相结合的。
 \
大家总是用“旅德”作为你的标签之一,但我想知道,国内的哪个地方与你牵绊最多?
我父亲是山东人,母亲是上海人,自己生在天津,又在许多地方生活了多年,很难用一个地域的特征来表述我的个性与气质,可是哪个地方又都有一点痕迹留在我身上。我妈妈曾经总结过,说用“国际自由人”来形容我最恰当——那是一个女作家写的一个文章的标题。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家乡对我的意义实际上就是父母、家人、朋友,还有你特别熟悉的一些景物。我的家人还在天津,大部分朋友都在上海,我最熟悉的很多景物能在上海看到,所以上海对我来说很亲切。
但你把个人艺术馆设立在了苏州,据说你第一次去苏州的丁宅,便对它一见钟情,这是为什么?
中国旧式的大院除了宫殿一概灰墙黑瓦,不杂其他色,很是好看。灰色的墙比大理石更亲近人,那黑瓦则带青灰,是一种在阳光的映照下给我人世安稳之感。明代风格的扁作梁、三进与四进之间的荷花池。门前的巷子那也是风景,看着行人散步消遣,说热闹也热闹,说静也静。岸边躺在藤椅上的老伯手里总拿着一个旧式收音机,趁着骄阳婆婆们拿着竹竿挑晒着冬衣,还有人走到河埠头洗洗刷刷。丁宅最早的主人已无从考证。大儒巷附近居住的老人也只知道,民国时期丁宅的主人叫丁春之,清末曾任山西定襄县知事。这么美丽的有历史的地方,怎能不一见钟情!
 \
艺术馆的设计由你亲自操刀,你当时是抱着怎样的设计理念呢?
记得在同济大学读书时,中国古典园林研究专家陈从周教授给我们讲过一堂与园林建筑无关的课,叫做内美。他把这两个字写在黑板上,大大的,至今印象很深。他说内在的美才是真正的美,不会消失的美。我喜欢传统的东西,更乐于将它们和当代艺术结合,交汇出一种无关乎时间、空间的唯美。而建筑和园林的完美结合,更被称为带着书卷气的高雅建筑,雅洁明净,清新之致。
那么在艺术馆的设计与成立过程中,是否遇到过一些困难?
古建筑的移建是有规定的,不能动很多地方。房屋原来的结构是坐南朝北,正门对着南面,后来因为人流方向等的考量,才将北门做成了正面,正对着大儒巷和平江路。这样一来原本的后花园变成了进门穿过客堂就能到达的前花园。前园荷花池塘里,我的不锈钢荷花装置矗立在荷塘中央。到了夜晚,白色墙面上会投射出荷塘月色,同时配上贝多芬的《月光奏鸣曲》。
 \
你的下一个跨界主题会是什么呢?
我准备在我的艺术馆里面设计一个很特别的晚宴,可以说是一个艺术体验,像一场秀。我们暂且叫它莲花宴。现在中国不缺钱,但是缺品位。也许文化现在很多企业家有了,但品位则是需要更多时间来培养。所以我想打造的是结合了传统、现代设计与生活美学的艺术中心。艺术不应该是高高在上孤芳自赏的,应该是让大家喜欢的,艺术馆我希望能给大家一个惊喜。
\
 
收藏
《新旅行》杂志社: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5层510室     邮编:100020
5F,Prime Tower,22 Chaoyangmenwai Ave,Beijing. 100020 P.R.China
编辑部:(010)85650437     广告热线:(010)85650192     网络广告:(010)85657380
市场部:(010)85650325     发行服务:(010)85650313     网络受众数据分析
京ICP证[0102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