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邮箱:

密码设置:

6-16位,建议采用英文数字组合

密码确认:

用户昵称:

2-16位字符的汉字、字母或数字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旅行秀场>旅行趋势>荒凉天地之美

荒凉天地之美

2015-01-08 11:28:25来源:新旅行杂志作者:阿兹猫
1914年初,英国探险家沙克尔顿在《泰晤士报》上刊登了一则招聘启事:
“赴南极探险,薪酬微薄,需在极度苦寒、危机四伏且数月不见天日的地段工作。不保证安全返航,如若申请成功,唯一可获得的只有荣誉。”沙克尔顿没有料到,一百年后,更多的普通人踏上了这片净土,并非探险,而是旅行。
作为挪威海达路德探险邮轮“前进号”(Fram)的特约摄影师,阿兹猫跟随这艘装备现代的商业探险船,五次前往南极拍摄,行程包括经典南极半岛、大南极洲航行和穿越南极圈等,累计在南极停留了三个月。她坦言:“这样的旅行,犹如一个梦。梦境中,静谧而奇幻的冰雪世界,惹人怜爱又生命顽强的极地生灵,还有脆弱敏感的生态环境,让我在见证奇幻风景的同时,也完成了一次人生的修行”。
\
“雷麦瑞海峡的清澈与纯净,让我知道了地球本来的样子”
雷麦瑞海峡是公认的南极洲最为壮观的海峡之一,几乎所有在南极半岛航行的邮轮的必经之地,阴霾是它的常态,然而第一次去南极,它便给了我一份厚礼,见识了极地最美丽的暮色。此时南极圈尚未完全进入极昼,晚上九点过后天空虽然还很亮,但光线已经暗了下来。
船渐渐驶入雷麦瑞海峡,最窄处仅1.6公里宽而已。海面上浮冰点点,梦幻的霞光尽情地在南极这片广阔世界里挥洒着无尽的瑰丽与辉煌,雪山披上了一层金色,像块奶油蛋糕。极地的壮美、神秘与原始,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这是几年来我在南极航行见过的最美的霞光和落日。”一位老探险队员感慨,对于这些常年在南极地区工作的探险队员而言,除了登陆,他们一般都在船舱里忙碌工作,或者在房间里休息,很少像游客一样兴致勃勃地在甲板上欣赏风光,然而这一次不同,几乎所有的探险队员都来到了甲板上,脸上的兴奋一点不亚于初到南极的游客。
\
“南极的景色千变万化,想来想去,只有“奇幻”二字形容最恰当”
走进许许多多的南极探险家亲历的世界,领略蓝色与白色的单调与荒芜,我像所有人一样被南极洲的瑰丽奇景深深震撼,回想百年之中,探险者历尽艰苦,试图接近地球最南端的这方冷酷仙境,而我们却可以如此轻而易举地抵达,不能不说是幸运。航行中的每个清晨,卷起窗帘,外面的景色都不尽相同。晴朗的南极,是湛蓝的天,清澈的水,刺眼的阳光和纯净的雪;阴霾的南极,便成了典型的中国水墨画,阴晴之间,唯有缥缈的雾气不变。
阳光下,风静了,水面上是雪山美丽的倒影,没有一丝涟漪,仿佛进入了异度空间。夜晚,一轮圆月升起,带来了南极最柔软的时光,远处海平线上的冰山看上去竟似轻柔的白云飘游,心也随之坠入一个平和安详的世界。偶尔会遇上一些极致的景象,多半出现在清晨与黄昏。最近一次航行中,晚上九点多钟,天空突然出现了一缕“蓝光”,雪山的一部分也被染成了蓝色,这幽幽的蓝调,给本来就充满幻想的净土,增添了几分浪漫。
阴天时,南极的云雾经常让人恍若梦中,仿佛沉醉。海面上若轻纱般飘着灰色的迷雾,形状各异的冰山,不动声色地从船两边逸去。
\
徒步迪赛普生火山岛令人收获颇多,黑色的火山岩、碧玉般的火山湖,构成了罕见靓丽的极地火山地貌,地貌上派生出的如幻奇景,再一次让人心旷神怡。尽管人类文明的印记已经遍布我们这个星球的绝大多数地区,但千百年来,南极洲没有改变过。如果真的有一条路是通往心中的伊甸园,那么一定如眼前一般。作为摄影师,能够用镜头记录下这方净土,也是地球上最脆弱的生态系统所具备的惊人的美,最幸福的一刻莫过于此。
“南极最美的是冰,最危险的也是冰”
\
漂浮在洋面上的冰山九成在水面以下,只露出“冰山一角”,却足以震撼我的视觉。“前进号”破冰缓缓前行,“呲呲”声从海面上传来,原来这世界尽头的美不光是用眼睛看的,还有冰裂的美妙声音。
海域表面被一层平滑无痕的薄冰覆盖,才结冻一个月的冰是“温柔”的,似乎用手指轻轻一碰便会破碎。对于专为极地打造、可以轧碎厚达1米冰层的“前进号”,完全不在话下。我站在船头,屏住呼吸,兴奋地等待那一刻的到来。只感到船身轻轻地晃动几下,嘎吱作响,撕开了这片白,一条形如闪电的裂纹向前不规则地延伸,在冰海中切开一道水路。
\
“前进号”穿越了利马水道、潘诺拉航道和格朗迪迪埃海峡,到了南极圈附近的“水晶海峡”。梦幻的名字,船也在梦幻中滑行,没有水声,没有波浪,近似雪、远若云的浮冰偶与船身相碰,很快又悄无声息地消失在雾霭中。看着浮冰悄无声息地从船前飘过,发出幽幽的蓝色荧光。据说冰也是有“年龄”的,越年长,越发冰蓝。在这融冰成水的季节,接下来的日子里,浮冰与浮冰不断碰撞、分裂、重新组合,随着洋流和风浪迹天涯。冰山或快或慢地向低纬度海域飘荡,让浮冰成为“极地漫步者”,复杂的海流把“漫步者”的性情塑造得任性多变,风和阳光对海面以上部分的剥蚀,头重脚轻的势态使冰山不断地在海洋里翻转,对过往船只构成极大的威胁。极地浮冰即是出没无常的魔鬼、海上航行的杀手,却也因为美丽梦幻被人类用抒情诗般的语言歌颂。
\
笼罩在沉沉雾霭中,浮冰群从岸边开始,充满了整个视野,坐上冲锋舟,融入浮冰的世界,开始了与冰块磕磕碰碰的零距离接触。冲锋舟穿越浮冰时不断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因为气温升高,昨晚通过海峡时还没有这么多冰,一夜之间,碎冰就布满整个航道,我们在流冰中穿梭,迅速地被冰块包围。浮冰,这些飘浮在极地海域的白色精灵,自由自在、无拘无束,不止一次地出现在探险家的笔端,不沾尘俗。
收藏
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扫描二维码加新旅行微信为好友

《新旅行》杂志社: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5层510室     邮编:100020
5F,Prime Tower,22 Chaoyangmenwai Ave,Beijing. 100020 P.R.China
编辑部:(010)85650437     广告热线:(010)85650192     网络广告:(010)85657380
市场部:(010)85650325     发行服务:(010)85650313     网络受众数据分析
京ICP证[0102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