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邮箱:

密码设置:

6-16位,建议采用英文数字组合

密码确认:

用户昵称:

2-16位字符的汉字、字母或数字
您还可以用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您当前位置:首页>旅行秀场>行装>伦敦艺术对话之旅 周迅和她的艺术家朋友常青

伦敦艺术对话之旅 周迅和她的艺术家朋友常青

2014-09-04 14:01:31来源:新旅行杂志
周迅和常青,两位来自不同领域的艺术家,拥有着超过20年的友情,在《新旅行》的邀约下,首次踏上一段共同的旅程,关于艺术,他们从各自的视角展开了一场轻松有趣的对话。
周迅漫步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桥,故地重游,周迅第一次出国拍戏,就是在伦敦威斯敏斯特桥拍摄《人间四月天》。
伦敦是一座从来不缺少艺术热忱的城市。拥有知名的美术馆、画廊,还有各种营利非营利的艺术机构和组织,大大小小的拍卖会,以及乱花入眼的艺术博览会。这是艺术家们和旅行者钟爱的城市,善于吸收其他文化的精髓,充满机遇,就连地铁里的免费报纸都刊登着大量的展览信息和艺术评论。
\
周迅站在渐渐爬升的伦敦眼里,俯瞰伦敦。为了拍摄,伦敦眼旋转两圈,她有1个小时的时间来打量这个城市。“你知道我来伦敦并不多,这么多年了只有三四次吧,每次都是过境或者转机,嗖地一下就走了。那其实不算旅行,我只不过是到了个叫伦敦的地方。”空中俯瞰的伦敦城并不如巴黎或者柏林那样有着奥斯曼时代的规整城区,蜿蜒的泰晤士河将城市一分为二,英国文学著作里提到的贫困东区和富贵西区如今已经被艺术抹去差异,东区霍克斯顿成为艺术家和设计师扎堆的地方,西区的梅费尔街区也充斥着高级画廊与艺术馆。“那里,威斯敏斯特桥,就是我1998年第一次来伦敦拍摄《人间四月天》的地方。”周迅指给常青说。他们虽然是20多年的朋友,却是第一次一起旅行。周迅15岁在杭州艺校上学的时候就给常青做模特,也经常到常青的画室学习,但周迅笑言自己“从来没有从艺术的角度去看他”。常青说,“我跟你讲,真是这样的。有一天,周迅给我打电话,说常老师,我听说你画得挺好的。你看她跟我认识20多年,却是听说我画得如何。”常青在与周迅碰面之前,已经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参观了不少艺术馆和画廊,这是伦敦对每个艺术家的诱惑。伦敦眼里,他特别兴奋地向周迅描述着艺术品、画廊、拍卖展和伦敦人,周迅也听得津津有味。伦敦眼缓慢地旋转,每一个屋檐都仿佛展米色高领外套 AIGLE 开了一段艺术趣事。
\
屋檐下,是伦敦人引以为傲的泰特美术馆,一场名为“亨利·马蒂斯:剪纸”展览正在展出,有望成为泰特现代美术馆史上最受欢迎的展览。“你知道,2002年,泰特现代美术馆筹办的毕加索和马蒂斯联合展,创造了一个46.7116万人的参观纪录,而今天这场包括120件剪纸作品的展览被泰特现代美术馆的总监尼古拉斯·塞罗塔以‘一生不会超过一次’的评论来展示其弥足珍贵。”周迅和常青当然不能错过这样的展览。在《蓝色裸体》系列作品前,周迅被马蒂斯以剪纸刻画的女人线条所吸引,她更喜欢的作品是《长尾小鹦鹉和美人鱼》(TheParakeet and the Mermaid),马蒂斯最大的剪纸作品之一。“马蒂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由于健康原因经常只能坐在轮椅里或卧床不起,他开始用剪纸实验取代了绘画创作,”一同参观的常青为周迅带来了这幅洋溢热情、元素丰富画面背后的故事,“你看这个画面,长尾小鹦鹉和美人鱼栖息在布满水果和藻类植物叶中,这幅剪纸曾经铺满了马蒂斯工作室的一整面墙壁,丧失了户外活动能力的马蒂斯称之为他的花园。”周迅喜欢自然,喜欢植物,这不难理解她为什么会被这样一幅作品吸引,“我也可以试试剪纸,对吧,巨大的,彩色的,剪完就挂在我家里。”
\
伦敦的艺术不仅存在于博物馆和画廊,也存在于生活的方方面面。周迅和常青的伦敦艺术之旅,下榻在一间拥有百年历史的建筑——伦敦卓美亚Grosvenor House高级服务式公寓。公寓位于梅费尔区帕克街,楼上的客房可以俯瞰绿荫如海的海德公园。但核心的位置和奢华的设施,并非选择这里的单纯理由。公寓为所有客人推出了三张不同主题的艺术游览图——大师杰作巡礼地图、现代艺术拥趸地图、城市艺术地图,每张图都标注了艺术馆、雕塑以及艺术餐厅,便于客人了解伦敦繁华地区的艺术魅力。
\
正准备按图索骥去寻找附近画廊的周迅和常青,被公寓大堂里的几件器物留住了脚步与目光。“你很难说它是什么,第一印象觉得它是装置艺术品,但随即发现它有着日常功能的实用价值,比如这个用黑色大理石与白色套玛瑙构成的作品,它是灯还是雕塑呢?”外观看似黑色的蛋筒,象征能量的灯光从火山中喷发出来。常青和周迅在这里见到了伦敦当地艺术家Mark Humphrey,他也是伦敦卓美亚Grosvenor House高级服务式公寓的驻店艺术家,负责设计了这些“有争议”的作品。它是什么?它会亮吗?还是不会?正是这种猜测让Mark的作品得以被理解。“现在艺术和生活的界限,已经非常小了。”在去往Hal cyon画廊的路上,常青告诉周迅,“就像MARK的创作,你只要能想出来的东西,肯定是合理的。拷问时尚和艺术,设计和艺术之间的关系,其实这是长久以来很多艺术家和设计师都在考虑的东西。当代艺术,很多都是可以跨界的。”
\
从卓美亚Grosvenor House高级服务式公寓步行到Halcyon画廊,只要不到10分钟的时间。经过BerkeleySquare街心公园的时候,著名玻璃艺术家戴尔·契胡利(Oale Chihuly)的彩色玻璃装置艺术品《太阳》(TheSun)就像任何一个自然植物一样,“生长”在公园的中心,过往的伦敦人围在它的旁边看书,吃三明治,甚至是发呆。伦敦的艺术不止在博物馆的展台上,它在生活中,在随处可见的地方。周迅和常青坐在花园边的长椅上,光线投射在艺术品上,发生着奇妙的明暗色彩变化。摆放这件艺术品的地方就是离Berkeley Square不远的Halcyon画廊,那里正在举办戴尔·契胡利的玻璃艺术品展。“你看它的颜色纯度非常高,可以做到和大自然的颜色差不多,这跟烧玻璃的温度、材质有关。但这些玻璃艺术品的创意造型是没有标准的,它的产量相对大,会源源不断地生产,所以在世界各地也会非常红。”
\
在H a l c y o n画廊的地下展室,西班牙艺术家Ernesto Canovas以木板为材质的喷涂艺术作品根据美国70年代著名摇滚歌星埃维斯·普里斯利的歌曲《An American Trilogy》命名。融合历史、电影和流行文化,Ernesto收集了各个时代、各种形式的照片,创作了具有启发性的,半抽象的视觉作品。他的作品是先将照片投印到薄木板上,然后再以绘画创作,在这样的作品中,你既可以看到真实的历史,也可以看到艺术家为其赋予的另外一层意义。宇航员不稳定的脚步对比着繁星点点的星空,911事件中的双子塔,或者肯尼迪的葬礼……但是Ernesto的大多数作品还是来自于美国充满欲望的生活方式,迷人富有魅力的女孩,摩登的公寓以及曾经住在那里的偶像明星,作品将好莱坞的戏剧性事件与冷战时代战战兢兢的美国梦融为一体,每一件作品都为观看者体现了二元性,感知的真相被挑战,新的理解通过新的感知被重塑。周迅和常青的讨论,从画作到画作中的历史事件,再到当下的关联事物,这场发散性的对话正如艺术评论家JessicaLack在展览序言中提到的,An American Trilogy以其萦绕心头的熟悉画面,提醒我们现实世界没有什么是存于定式的,一旦被注视,也没有什么能真正抹去。
\
“有的时候,我会迷茫,我觉得好的作品,没有共鸣,我觉得不好的作品,所有人却都认可的时候,我都会觉得迷茫。”周迅坐在伦敦卓美亚Grosvenor House高级服务式公寓的顶,一边享受着经典的英式下午茶,一边与常青就几天的参观展开了一段轻松而深入的对话。
常青:其实你就讲你看到了什么,我一听哎呀,完全不对,那咱俩就对话了,其实很多在艺术领域进步特别快的人,特别是做艺术经济,做商业的人,他们完全是商业的经验,完全没有艺术的经验,他说错了,所有好心人都跳出来去纠正他,他就进步特别快。大家总是觉得艺术是一个专业领域,最好少说多听。但这样恰恰没有了沟通,也就没有提高。
周迅:那艺术就没有公论了?怎么提高鉴赏能力呢?
常青:艺术是一个复杂而富有争论性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多看大师的作品,看好的作品,这样其他的作品自然就不入眼了。像你们如果做艺术品投资,很多时候是听人介绍,但难免不知其中深浅,好的作品看得多了,你们也就有判断了。哎,你爸爸是不是也画画?
周迅:我爸没有那么的专业嘛,不是画家。
常青:恩,我感觉你还是更喜欢音乐、戏剧这种。
周迅:对啊,我爸从小让我画画,也想培养过我画画的,但是我没有这方面的兴趣嘛。
常青:所以我们说,艺术教育不能过早的培养,过早就逆反了。小孩都是这样的,我们教人画画,14岁以前是不教的,他来问你,你都不要去教,他会逆反,如果你很早去教他,他就会觉得这个事情不舒服,他就不会想学。
周迅:我们今天看的马蒂斯剪纸展览,我很喜欢那些大的作品,还有Blue Nude那个系列。参观的时候,我就感觉自己都想剪了,回去把自己的房子墙上也都剪成这样。
常青:那个看起来很愉快,视觉刺激很强烈,我们看到后面的陈列文件不是显示,有些剪纸马蒂斯都是先画出来再剪。一般传统的剪纸都很小,和剪刀发生关系,是剪刀可以控制的,但马蒂斯把剪纸做成那么大的,和剪刀没什么关系了,好像跟铡刀更有关系,对不对?剪刀要剪很漫长的一条线,剪纸无限制地放大,很过瘾的。
周迅:下次到你杭州画室,我们也创作一下,你画我剪?对了,我总是想拿那个喷水的水管灌上彩色的颜料,捏瘪了,喷出的东西就不一样了。
常青:你这个太过瘾了,比马蒂斯省力气啊。美国有个艺术家,叫杰克逊·波洛克,他就是撒颜料。现在作画并不一定要用笔。
周迅:嗯,我也看过一个日本的纪录片,一位日本的老先生和他太太,他们是用砸,一个东西啪啪啪地创作,那个挺有意思的。
常青:那个是暴力美学,追求色彩打开的那一瞬间。现在艺术和生活的界限,已经非常小了。像我们今天遇见的MARK的那种创作,你说这个水晶凳,是烛台还是放水果的盛器?是摆设装饰还是有实用功能?多少艺术家都在探讨艺术与设计的关系。
周迅:嗯,这次旅行感觉真的收获了不少艺术营养,我喜欢伦敦这个城市的颜色,街道和房子的色调很沉稳,特别吸引人,艺术气息融入了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绝对是值得不断重游的地方。
\
收藏
《新旅行》杂志社: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22号泛利大厦5层510室     邮编:100020
5F,Prime Tower,22 Chaoyangmenwai Ave,Beijing. 100020 P.R.China
编辑部:(010)85650437     广告热线:(010)85650192     网络广告:(010)85657380
市场部:(010)85650325     发行服务:(010)85650313     网络受众数据分析
京ICP证[010201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40250]     广告经营许可证[京海工商广字第040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1380号